古渡花开

时间:2017年06月01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石头开花马长角”是都安乡土谚语,它流传于东北部山地一带的汉族人家,寓意极为罕见的物和事。

今年春天,我便逮了个机会,和几位同道中人去看看石头开花,那神往已久的地方。要动身去的时候有点兴奋,可遗憾的是,天下了小雨,纷纷扬扬的小雨。不过,春天的雨无法让人拒绝,她是如此的柔和细腻,充满了草木的芳香和万物勃发的惊喜。去的时候我们没有步行,也不骑马。如能骑马一定要左牵黄,右擎苍,可我们远没有古人那种“千骑卷平岗”般的气势与潇洒。而今只能乘车去了,是一款普通的宝马X3,经典优雅,毕竟也是有马了。在车里突然想起汉族人家的那句谚语,骑带轮子的马去游开花的石头,那一定让人产生别样的想法和心情,是不是?我的心里充满了期待。车里的音乐很舒缓养耳,定神一听是布仁巴雅尔的《天边》,这位蒙古族的汉子,我一直喜欢他那辽阔而又悠扬的长调,只有这样,我才能乘着他的歌声穿越这个烟雨迷蒙的春天,抵达辽远而蔚蓝的天际。从县城乘车出发,沿着都武公路往南,过了八仙开发区约有三公里处,从左侧的车窗远远望去,石头开花景区的大门别具风格,门楣上“石头开花”的四个行草,不知道是哪位当代书法家的作品,其笔锋圆润有余,但中锋却略显轻飘,章法欠缺美感。该书法家如看到此篇文字,他一定会投笔从戎,拨剑与我决斗,呵呵!但我们没有直接拐车过去接受挑战,石头开花景区虽然是今天的最终目的地,行程中还另有所图,所以暂且忍痛过其门而不入了。

我们先去的地方是红渡,这是红水河边一个普通小村。红渡应取名于红水河渡口之意,看看这个地名,有时候想想古人真有点偷懒,不过这名字也恰如其分了。听朋友说,距离红渡不远的上游,有一处景点叫洪津古渡,是都安著名的旧八景之一,这个名字就值得考究了,是不是“红渡”取名的本来缘由,它有种宇宙洪荒般的仆仆风尘,是不是?以至于如此优雅而不露声色地闯入人心,让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甚是肤浅了,为错怪古人而汗颜。驱车临长川,到了红渡,三月桃花雨依旧丝丝缕缕醇美如酒,醉了远山,迷了心绪。秦观其词“自在飞花轻似梦”怎一个“轻”字了得,当是彼时的氛围和心情与我们现在的大有不同吧!而此时,小雨偶从车窗缝隙中浸了进来,顽皮得有点迫不及待的样子。去红渡的目的,是冲着朋友最近准备的三角鲤而去的,这种尾、脊、嘴天然成钝三角的鲤鱼一直是红水河的特产,以前可是达官贵人桌上美食,如今,即使寻常百姓家似乎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今天去品尝,让我总有一种暴殄天物的负罪感,阿咪陀佛!聚会安排在一家不挂牌的酒店,简陋但不寒碜,摆设还有些品味呢,不象是做酒店的样子,倒象一个文人的会所。酒店后边的院子里,春雨依然绵绵洒落,几树桃花在雨雾里灼灼如火,这个气氛有些古典园林的色彩罢。不过,今天我们几个酒、诗、文友聚在一块桃花煮酒,不论英雄,要论就论三角鲤。那只十余斤重的三角鲤初时也静静躺在洁白的瓷盘里,佐以姜丝、薄荷、紫苏及小葱,乡间厨娘一连串让人眼花缭乱、行云流水般的操作,不一会,三角鲤的色、香、味分别安置在这一方小天地的碟碟罐罐里,如此的高贵典雅,完全洗涤了红水河桀骜不驯的个性。品之,其肉韧而鲜美,其汤酽如乳汁,霎那间,红水河的晴波在味蕾上阵阵袭来。当每人一瓶红兰酒下肚,料峭春寒在酒的况味里也基本一扫而光了,我们这群可爱的饕餮之族,喝了米酒食完鲤鱼,一场热烈又融洽的美酒佳肴袭击战之后,每个人的口气似乎都很大,红水河的三角鲤养胆也养气,它是红水河的精灵么,让红水河的精灵融入我们的体内,没有点红水河的沉雄豪迈,那一定吃的不是三角鲤了。此时此刻,虽然眼光有点迷离,但也恰到好处,酒浓春入梦嘛,接下来我们便去探访石头花开了。

上苍给都安的东西委实太单纯也太单一,除了山还是山,除了石头也还是石头,这片美丽的土地就是广西赫赫有名的“石山王国”了,有石头开花也不足为奇,我想。文人墨客为之忘怀的翠屏叠幛、龙颈银涛、响泉夜月等旧八景直到如今仍让我们津津乐道,其实都安美景又何止这些,如今又添了石头开花,桃花水母,瑶岭漂流、古松禅寺、天坑探奇,这一切似乎更胜于旧八景,好玩有趣得多,都安历来不缺美景,缺的是喜好美食、玩山、乐水而又有一定品味的闲人。

进了景区,一步一景自不必说,很多本土作家己描述得很清楚了。沿着铺砌好的山路,一步步往上,走了二十来分钟这样,始见石花,她们象一个个调皮且又羞涩的小姑娘,隐藏在石头丛中,不仔细看,绝对是无法看得清的,一律是灰碣色的、绽放的石玫瑰,想想她们刚刚盛开时的样子,一定是那种光彩夺目的明红。那熔熔的岩浆在时光荏苒里慢慢变冷变暗,朝朝暮暮间,又历经大自然的风雕雨刻,才呈现在我们的面前,看上去让人产生时光漫漫的层叠感和沧桑感。这些悄悄开放的石花啊,不知道在这山上开了多久,浸淫过秦章汉斌的苍凉么,沐浴过唐诗宋词的寂寥么?也许它们存在的时间应该更加久远了罢,可追溯到开天辟地的盘古时代,也可追溯到祝融和共工水火争霸的史前时期,我想都不为过,抑或是神话中的女娲补天,拯救天下苍生的时候,不小心让插在云鬟上的珠花跌落,便和那些四处飞溅的岩浆幻化成千朵万朵五彩斑斓的玫瑰,在云蒸霞蔚的空中里坠落。那纷纷扬扬的瞬间,是何等的璀璨夺目啊,最后撒落在这片桂西北的群山之上,如果这样,我愿为之叩首,感谢女娲氏最珍贵的馈赠!

远处,斜阳正浓,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停了,红水河正泛着金色的波光静静地西流而来,在这方土地上徘徊逶迤片刻之后,便又东流而去,渐又消逝在春色迷蒙的大荒里。从石头开花的山上往下鸟瞰,方圆20平方公里的临港工业区正沿河沿路而建,河是红水河、澄江河,路是都武路、忻大路,如此妙境,自然财通四海,富达三江。西江集团、鱼峰集团已入驻园区,大建设、大发展、大繁荣如火如荼,风生水起,一座生态、环保、大型的现代化工业园区赫然耸立在我们面前。我想,不用过多少时间,它厂区的灯火一定会彻夜通明,它繁忙的生产线流光溢彩,它创造的财富灿若星河,象一片无比辉煌、灿烂无边的金色玫瑰,盛开在这片如海的“石山王国”里,我想,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石头花开吧!


(作者:罗雯 编辑:张崇广)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