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乐土 瑶岭家园

时间:2017年06月01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故乡云水地,归梦不宜秋”。

那天和一群朋友在红水河之畔的三岛湾游玩,聚贤亭内,飞觞走斝,清风习习,我高举酒杯对着浩荡烟波咽下了这句流芳不朽的唐诗,朦胧之间,故乡的瑶岭河便悄然地流淌到心底了。

瑶岭河发源于下坳镇光隆村的庙牙屯,是绵亘于都安西北部的都阳山脉精灵所化,她蜿蜒迂回于崇山峻岭之间,与金色的骄阳、轻俏的薄雾、悠闲的白鹭嬉戏玩耍,低吟浅唱,大音嘈嘈,激荡如静夜松涛,小音切切,温润如碎溅琼瑶,神韵之美,浑然天成。仿佛一位从深山里走出来的瑶家妹子,身着五彩花边的黑色裙裾,目若秋潭,唇如含珠,挎着一只花腰背箩,一边摘采劳作,一边哼唱着布努瑶千年承传的情歌,那圆韵悦耳的声线,如一缕阳光从遥远的岁月深处含香而来,清澈而温暖,多么让人抨然心跳啊!

当炎暑尚炽,金风未起,仲夏到初秋这段时间,瑶岭河水量丰沛平稳,水温高低适宜,正是漂流的最佳时节。上午7时许,我们从都安县城出发,沿着210国道一路向北,此时晨光熹微,夏雨初霁,不一刻,轻巧灵便的骄车遂将我们带进一个梦幻般的人间仙境,左边是俊美逶迤的都阳山脉,横峰侧岭,层峦叠嶂,而右边则是温柔娴静的澄江河,海菜花开,漫江流翠,一带浓墨重彩的秀美山川在迷蒙的烟雨中为我们一帧一帧地铺展开来。车行山水间,人在画中游,越往北行,我们的思绪愈加与变化无穷的大自然融为一体了。

到达瑶岭河的时候,无数的红男绿女早己拥挤在景区的大门前齐喊“茄子”拍照留念,刻有“广西第一漂”字样的石山前亦有不少驴友正在休息闲谈,还有许多游客在观光长廊内对着咆哮而至的流水指指点点,一些导游举着黄色的三角旗在售票处交涉买票,真是熙熙攘攘、热闹非凡。我们一行6人,都是男子,考虑到大部分人的女朋友们都是不会游泳的”旱鸭子",我们就不约她们来了,事实证明这个决定草率无比,请看瑶岭河的广告:想让她湿身,就带她漂流!和姑娘们在刺激惊险的皮筏艇上谈谈人生,这个主意敢情很妙。正懊恼后悔之际,朋友办理完购票手续,我们则换上景区指定的鞋子,扣好安全帽,套上救生衣,戴眼镜的朋友也赶紧加固了眼镜架,咋一看,绝对是一副标准的“驴头”驴友派头,只是缺少驴友们身上那种浪迹天涯的沧桑。最后的步骤是寄存随身物品了,当然,这个麻烦的环节在平时是可以免掉的,我想很多初来乍到的游客也都这么认为,可我们几个人还是不折不扣地掏空了口袋里所有的物件,甚至一枚钢蹦也不放过。据说很多“漂客”在漂流瑶岭河时,都有不慎让激流卷去了眼镜、项链、戒指,还有手机、手镯等贵重物品的经历,如果在下游水缓处布上一个滤网,待到漂流的高峰期时,我便携片小凳,几册经典,撑把晴雨伞,每天准时蹲坐在那里守株待兔,一边读书,一边乘机捞些意外之财,这是一份多么优雅而实惠的职业啊,呵呵!

闲话少说,暂且漂流去。我们两人一组,“水鸭”、“旱鸭”自由搭档,任意占据了3条皮筏艇,与其他“漂客”一道,从庙牙屯启航,一路浩浩荡荡,逡巡而下。瑶岭漂流一般分有晴漂、雨漂和雾漂,晴漂浪漫,雨漂激情,雾漂雅致。我们今天是雾漂,此时此刻,河谷两岸,紫云苍雾,幽翠的杉林、婆娑的竹影、金黄的麦浪、俨然的屋舍在其间此起彼伏,隐隐绰绰,空气清新得让人有种飞翔的感觉,阳光从薄雾的缝隙间摇曳在瑶岭河的水面上,秀美山乡在晨曦中显得更加妩媚明丽,在粼粼跳跃的波光里我们开启了漂流的旅程。

絮绕青山,烟浮绿水,此景此处,人的心情一下就开朗了许多,也撩拨起我原本就有的唱歌天赋:瑶岭河水哎,清悠悠啊——岂料,正当我准备继续放歌的时候,旁边皮艇的朋友一勺清爽的河水兜头盖脸泼来,猝不及防地浇灭了我唱歌的热情,连那很低调的“啊”声也让瑶岭河的水淋湿成帕瓦罗蒂的咏叹调了。但让人惊魄未定的是,当我妄想安宁片刻故作圣人思考之态,对着流水感慨“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时,晃荡的皮筏艇又一不小心撞击到岸边的礁石上,差点让我连人带筏栽到水里,这个时候谁还有时间去想这些与漂流无关的事情呢?既来之,则漂之,我得认认真真地做一回瑶岭河的“漂客"了。不一会,烟消雾散,鱼潜鹭翔,经过短暂而宁静的磨合后,瑶岭河面开始热闹起来了,艇上的每个人也渐渐放弃最初下水时的拘泥谨慎,迅速掀去平常一直罩在身上的面纱,仿佛破茧成蝶,漂流、嬉戏、喊叫、泼水……喧嚷声此起彼伏。曾几何时,积年的惆怅、生活的艰辛、世俗的责任总是禁锢着我们放飞心灵的脚步。我们麻木不仁地看着匆匆流逝的时光而无可奈何,以至于在日复一日地繁忙中,无法感受这近在咫尺的精彩。此时此地,我们象蝴蝶一样蹁跹徜徉在瑶岭河的水面上,没有牵扯,忘却烦恼,思想得以重生,灵魂深受洗礼,直让人忘乎所以。但快乐毕竟有时候要付出代价的——疯狂的结果,翻艇落水自然是司空见惯了,当然,容易翻艇的地方都有一名景区的工作人员严阵以待——他们头戴草帽,上身披件旧T恤,下身穿条短脚裤子,拖着一双廉价胶鞋,显然是附近的村民所扮。看到农民兄弟,我们心里顿感踏实多了,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撑着一根长长的、带钩的竹杆为我们在激流中导航,因此常常也是有惊无险了。但终究会有人继续翻艇落水,这时候,也是我们最兴奋、最幸灾乐祸的时候,“哈、哈”的笑闹声和水流声响彻了整个河谷。

瑶岭河漂流,全程5.5公里,途经16处险滩,8道河湾,落差为60余米,大小瀑布飞珠滚玉,我们的皮筏艇一直飘浮在瑰丽而不断涌动向前的翡花翠玉之上。穿越210国道的桥洞后,河水开始横冲直闯起来,我们手忙脚乱,拼命划动船桨,设法掌控皮筏漂流的方向,但还是让激流蹂躏一番后,我们才慢慢地进入一个单极落差有10余米高的滑道,皮筏艇顺着水速飞般地漂了下去,亦有坐过山车般的刺激和过瘾,我们往往连人带筏尖叫着冲进一大片晶莹剔透的水花之中,经常喝水那是难免之事,待从水中左支右绌、耸身出来的时候,个个人如落汤之鸡,甚为狼狈。虽然有人重复翻筏多次,我们依然坚韧不拔,勇往直前,没人半途放弃,这真是一场与大自然贴身较量的过程啊!伟人云: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今天我们是与大自然奋斗,与瑶岭河较劲,当然也是其乐融融了。瑶岭河漂流将我们里里外外全部清洗了一遍,带给我们是无与伦比的淋漓酣畅,此可谓: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而瑶岭河之水啊,钟灵毓秀,可以濯吾心,是不是?

离开瑶岭河后,我们下一处行程当是品味美食了,下坳龙后的大头鲜笋、老街的无水豆腐、隆麻的三黄土鸡、板买的手工藕粉、吉隆的野生鲶鱼,还有布努人家用野生柠檬汁勾兑的瑶家豆腐菜,当然,除了野生鲶鱼可遇而不可求之外,其他都是都安大瑶山的传统美食了,从“漂客”到“食客”的对换,从狂野到恬静的转变,此亦为人生一大美事,咱们下回再叙。上了车后,我时常幻想:如在绿竹含烟、薄雾缥缈之间,山环水抱、藏风聚气之所,在瑶岭河迴流之畔雕梁画栋筑起一座木屋,用两斤玉米土烧请换本县多次有作品进入兰亭等国展的黄河先生手笔“旧雨醉风阁”的牌匾置于门上,再请本乡名不经传的画工晦痴山樵逐影随波,挥毫泼墨“瑶岭河十里漂流图”悬在木屋的正堂壁间,然后备上泥陶酒樽、紫砂茶具和一张黑檀古琴,心累了,便来这里枕河而居,看一看水旁山间飞舞翔集的白鹭,听一听瑶岭河空灵的潺潺流水,再品一品家乡的高山琥珀茶;亦或心动了,便聚上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前来漂流,踏浪撷花,在激流飘逸中享受清澈河水带来的浓浓惬意。待酒酣茶酽之时,一位瑰姿艳逸、体闲仪静的佳人,一袭红色的广袖流仙裙,暗香盈盈翩然而至,为我们抚上一曲《高山流水》,须臾之间,满堂花醉,看山,山峨峨,触水,水汤汤。吾等品茗酌浆,坐月行歌,词云:

适此乐土山水间,同君逍遥戏流年。

旧雨新知青萍聚,月白风轻载满船。

堂前清弦欲破晓,几上醉墨夜未央。

莫问瑶岭千轮树,碧水尚濯百岁身。

……

啊,我那激情无限的漂流乐土,我那美丽灵秀的瑶岭山乡!


(作者:罗雯 编辑:张崇广)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