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美梯地 如画崇业

时间:2017年06月01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且不说山高路远坑深,只要有路、有车,都安没有哪一个地方不让人惊喜,这个逐渐自信而又日新月异的魅力瑶都,处处美景、时时风光。因拍摄专题片的需要,我和部里的几位同事的驱车入山,车从县城往东,过创业园后,跨外环、翻越珈帮坳,一路向东,进入这个方圆上百平方公里的地质公园。这时春雨初霁,有潺潺流水从珈帮坳的山坡上倾注而下,沿着公路、随着山势,不时地出没在我们的车窗外,山下围有山塘,几户人家,简陋青瓦,还有稀疏竹篱和寂寞柴门。水流如碎玉,绕屋而过,如诗如画。屋边凤尾竹迎风摇曳,哗哗的水声响彻了整个山坳。房屋前面视野开阔,县城那鳞次栉比的房屋尽收眼底,好一个高人雅士隐居的好去处。

部里的同志第一次来崇业,崇业者,崇尚创业也,听起来就觉得这是一个务实而又积极向上的地方,让人崇敬并充满期待。崇业村归属拉烈镇辖区,这个藏在大山腹地里的行政村,东接菁盛义德,西与百旺崇文村相邻,西连尚育村,北邻弄长村,这里天蓝山青,弄深嶂遥,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车不断往深山里行进,山迴路转,风景各异。我是第二次来到崇业了,如果允许我幻想一下理想的生活,一定是那种“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乡村生活了,没有尘世功名的牵挂,也没有人事际遇的纷争,固守内心里本来的宁静。我们去崇业的时间是正午,只有雀儿啁啾,这个春光融融万物醒的时节,一切是那样的生机勃勃,没有饮烟袅袅的情形,如果有饮烟,整个山乡一定更有活力,是不是?有饮烟的乡村是一个让人梦萦魂绕的地方,可是,现在谁还要砍柴煮食呢?倒是安阳镇澄江河边刚开张一家名叫乡村食坊的大排档,还在用柴火来煮食,其味道有童年的回忆。即便如此,我还是反对用柴火来煮食的,这种倒行逆施、吸引吃客的商业行为令我无法欣赏,舌尖上的美味,功夫永远在烹饪的手法和技巧上,而火候的掌控完全可以用其他替代品的,为什么非要用砍伐树木来满足人的食欲呢?其实风景优美的地方,永远不可能缺树,绿叶如荫那才让人爽心悦目,心旷神怡,不毛之地,实在是没有什么美感可言。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是不是我想得太多了?

往拉烈的车辆很多,汇车时的紧张心情有时会破坏如此妙境,离开珈帮坳,我们车辆愈来愈孤独地行驶了,过了澄江镇的古山圩后,车辆右拐200米左右,别有洞天的感觉愈来愈盛。有林渐密,有草渐青,我们行驶在半山腰的公路上,往上看,看不见云聚云散,往下看,看不见花落花开,嘿嘿!有种心中没底的感觉。而从路旁的树叶缝隙间,山脚下的一畦一畦整齐的梯地逐渐映入我们的眼帘。虽然距离较远,但也让人徒然吃惊,这远离都市喧嚣、号称石山王国的地方,竟然存在这么一个规模大、数量众多的梯地,它们层层叠叠,高低错落,从高处望去,如环拟带,把这里的小山弄绘成一个个纤指上的纹路,有如畅开的箕纹,互相依偎,有如闭合的斗纹,相互缠绕,依山顺势,抑扬顿挫。优美的曲线,一条条,一根根,一环环,间距一致轮廓分明,宛如一曲曲乐章,在山山弄弄里演奏得行云流水,此起彼伏。

到了崇业弄纽屯,真正接触到梯地,我以为,这里的梯地是整个崇业规模最大、最为典型了,山下居住有十来户人家,像镶在千万条线谱上的音符,此时,玉米的叶子舒展了,风掠过,有轻微的声音传到我耳边,是传唱春天的歌谣么?在弄纽,我们看到齐人高的石柱,两米长的石梯,重量约有800余斤的牛拉磨,还有一座直径达五米宽的巨型油磨,石制的磨漕足够我曲身躺在里面,可惜的是,上面的磨盘已损毁,站在残碎的石磨旁边,我们咦唏不已。为什么突然如此心痛呢?即今我仍想不出所以言,为物品,这本该是他们自己所有;为时光,可是我们却无能为力。而现在,我们只能任由它们在寂寞的岁月里慢慢移位、破碎、风化,最后零落成泥碾作尘,然后再也没有留下什么痕迹,永远无法还原成它本来的样子,在悲壮和惋惜中进入下一个轮回,而下一个轮回后,我们又在哪里?屯里只有几位留守老人,他们双手粗糙皱纹深刻,一看就能猜出他们阅历沧桑。我的目光又转移到近在咫尺的梯地,那是人工用一颗又一颗石块垒起来,一锄又一锄的泥土填上去,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在这里憩息,在这里耕耘劳作,生生不息,绵远流长。当我们和他们聊天时,他们言语不紧不慢,目光慈祥脸色宁静。他们身后有几幢瑶家吊脚楼,褐瓦、灰砖、木栏、石梯,以及石梯缝里的苔藓,古老而苍苍。不远处,有羊群穿越梯地间的小路,小路崎岖弯曲,直上山巅,山巅之上白云缭绕,我们身临其中,闲游梯地,体会岁月如此静好!

下午,我们又去了崇业的另一个屯—弄后屯,这里的梯地也是绵长而柔韧的,梯地一直延伸到房子的墙脚下,又对应地从房子的另一侧延伸出来,消失在有些辽远的山后。这里的房子仿佛一座座鸿蒙方舟,逐浪凌波,而梯地则是一幅中国山水画里的写意平湖,万顷縠纹。不,应该更像古老纺车上的纺锤一样,在整齐的纺线来回穿梭,这座纺车到底得有多大啊!而更高的山上,漫山的茅草花开始盛开了,微风里,它们像一面面轻飘的小灰旗,在午后的阳光下,竟然泛出淡紫色的光泽。

在弄后屯,我们探访了蓝晓萍、蓝云萍这对年仅十一、二岁的“姐妹花”,在母亲病逝,父亲残疾,爷爷羸弱无助的情况下,她们用自己稚嫩的肩膀承担起照顾家庭的重任,一面求学,一面种地、养羊、喂猪,其孝心行为和满墙张贴的学习奖状令我们肃然起敬。孟子云: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孝顺是开在心底里最美的花,央视新闻频道《朝闻天下》栏目播出了以蓝晓萍、蓝云萍事迹拍摄而成的孝心宣传片,其事迹感动了全国无数的观众,她们最终荣获2015“众里寻你——寻找最美孝心少年”大型公益活动评选出的“全国最美孝心少年”。我以为,只有这样优美的乡村、如诗的梯地,方能养育她们纯朴而柔韧的个性,尽管很苦很累,她们用实际行动阐述中华大家庭以孝为先的传统美德。从侧面来说,这也体现了一种不逃避,不抱怨,不懈怠的担当精神,在全民共赴小康、建设美好新生活的征程上为我们提供如此强大的内在动力。

崇业,即便有些偏远,但她有如诗似画的梯地;尽管有些贫瘠,但她却能养育出这对灿烂的孝心姐妹花。

这么美好的地方,我一定会再来!


(作者:罗雯 编辑:张崇广)

我有话说